2017爱情小品剧本《一见钟情》

发布时间:2017-03-15 编辑:晓玲 手机版

  一见钟情,大家知道是什么意思?下文是有关2017写爱情《一见钟情》小品剧本,欢迎大家阅读与了解。

  人物:老王,50岁(乡下人,河南乡下口音)、王浩,25岁(乡下人,会讲普通话)、穆姨钗,47岁、吴晶23岁。

  时间:腊月初九

  地点:城里,穆姨钗家

  摆设:长沙发,一张桌子,一座屏风。

  穆晶快步来到场中,往沙发上一坐,掏出小镜子,边照边抹口红。

  吴晶:妈,现在都9点多了,王浩和伯父也快到了,你还没准备好吗?

  穆姨钗:(先讲话)知道了,这用不着你操心。

  穆姨钗拿个小镜子照着从后面出来,手在自己头发上拢着。用指头点了点脸上的黑痣,也坐上沙发。

  吴晶:妈,伯父是第一次来,第一印象很重要,看看我未来的公公合不合格。

  穆姨钗:妈知道,这还用你说吗?(要过吴晶的口红抹起来)

  吴晶:妈,你这么打扮干吗?我相亲,又不是你相亲。

  穆姨钗:你相亲是名义,实际上我要看王浩的老人怎么样,父母的品行好坏直接影响着下代人的生活……

  吴晶:我知道——

  穆姨钗:你知道什么?就你们年轻人知道美吗?我们老年人也知道美。(抹口红)

  吴晶:(笑着往穆姨钗的肩上一靠)妈。

  穆姨钗身子一晃,口红抹到了嘴外边,象流了血一样。

  穆姨钗:(把镜子放到对吴晶手里)这孩子,都是你……

  吴晶:(收起镜子,看到穆姨钗的嘴大笑起来)哈……

  穆姨钗:别笑了,快给我擦擦。

  这时,老王和小王在外面按响了门铃。

  叮咚,叮咚……

  吴晶:来了来了,妈,我去开门了……

  穆姨钗:你还没给我擦呢……这孩子……(忙用手擦了擦,嘴上染红了一片)

  一开门,王浩和吴晶互叫了一下名字,吴晶便补到王浩怀中,王浩抱着吴晶转了个转圈。

  老王:(厉害)小浩!你怎么能这样……(放下包,双手捂住眼睛转过身去)我……什么也没看见……

  同时,穆姨钗责备吴晶。

  穆姨钗:(责备地)吴晶!太没规矩了!

  王浩放下吴晶。

  吴晶:(对穆姨钗)我乐意!

  王浩:(对穆姨钗)伯母!过年好!

  穆姨钗:(平淡地)嗯,请坐吧。

  王浩:谢伯母!伯母,您的嘴怎么了?

  穆姨钗:你管得着吗?我乐意。(对老王)那个老家伙是谁呀?

  吴晶:(对穆姨钗)妈,你怎么这样啊。

  老王:(转过身来)老家伙就是我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王浩的爹,你就叫我老王……好了……

  穆姨钗:(发笑)哈……那好,我就叫你老王吧。

  老王:(打了个停势)住,住,讲明了,我不叫老王八,我叫老王。

  穆姨钗:好吧,老王,快进来坐吧!

  吴晶:(上前提过老王的包)伯父,我来吧。

  老王:(看着吴晶,高兴地)好,好,哎呀,多好的闺女呀,哈……

  老王:(边走边看着穆姨钗)我说,你的嘴是咋了,怎么象个母夜叉。

  穆姨钗:(不高兴地)我不叫你老王八,你还挑我的毛病,告诉你,我乐意!

  老王:(忙道歉)哎呀呀,实在对不起,我这个人不会讲话……

  穆姨钗:(缓和面色)行了行了,快请坐吧。

  老王:(坐在沙发上)你可不要往心里去,我的嘴不会赞美人……

  王浩:爸,你少说两句吧。

  老王:我知道,可我一句道歉话总得讲完吧。

  王浩:那好,你讲吧。

  老王:我的嘴不会赞美人,但从来不说假话……

  王浩:(不高兴地推了一下老王)爸!你不要说了!

  老王:这孩子,总爱管到我头上……(扭脸见穆姨钗脸色难看,咽了口沫)我……我怎么称呼您呢?

  穆姨钗不吭声。

  吴晶:伯父,我妈姓穆,叫穆姨钗,你就叫她老穆吧。

  老王大笑起来。

  穆姨钗、吴晶、王浩一起问老王:你笑什么?

  老王:哎呀,这是谁给你取的名字呀,你真叫母夜叉呀。哈……

  王浩:爸,人家叫姨钗,大姨的姨,宝钗的钗,你怎么老是听错呀。

  老王:(恍然大悟的样子)噢——。

  王浩:(高兴地)明白了吧。

  老王:不明白。

  王浩:啊?还不明白?

  老王:阿姨的姨,薛宝钗的钗。别以为你爹什么都不懂。

  王浩和吴晶相互看了看笑起来。

  老王:还不妥,让我叫她老母就岔辈了,那王浩岂不该叫她奶奶了吗?

  吴晶:伯父,我妈姓穆,穆桂英的穆,你叫她老穆,没错的。

  老王:(点了点头)明白了,哎呀,我这可是丢人了呀,(双手捂住脸低下头去)王浩呀,你娘去的早,爹没成色,又给你丢人了呀……

  吴晶:(忙缓和气氛)伯父,您别难过,谁都有说错话的时候,以后我们要有什么地方说错的话,您只要不见怪就行了。(过去拉住穆姨钗的袖子)妈,我爸生前不是说过嘛,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横量一个人不能只看人家的短处嘛,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你就包容一点吧!

  穆姨钗:好吧,看在我女儿的份上。

  穆姨钗转身用热水器接了杯水,递向老王。

  穆姨钗:别难过了,老王,喝杯水,润润嗓子,方才的事,我不介意,你也不必会放在心上。

  老王:真的吗?

  穆姨钗:(点点头)真的。

  老王:(转忧为喜,接过水杯)多谢老母,不不不,多谢老穆,多谢老穆。

  穆姨钗也笑起来。

  老王:老穆啊,不知道恁家有没有牛奶喝啊。

  穆姨钗:啊?啊,有,有,我去拿。

  王浩:爸,你怎么这样啊!

  老王:(看着王浩)我要牛奶喝,不算丢人吧。

  吴晶:(推了一把王浩)伯父,这不算丢人。

  王浩不再说什么,穆姨钗用小托盘将四杯牛奶放在茶机上。

  穆姨钗:老王,请喝奶吧。

  老王:(端起一杯,高兴地望着穆姨钗)多谢老……穆,老穆,哈哈。(小声自语)这多象老母哇……

  穆姨钗:老王吧,不,老王啊,以后不再叫我老穆了……

  老王:那该叫你啥呢?

  穆姨钗:你就叫我姨钗吧。

  老王:叫夜……姨……钗?这多象夜叉呀。

  穆姨钗:(脸色稍变,又恢复)好,夜叉就夜叉吧,随便你叫。

  老王:那太好了,王八就王八,也随便你叫了。

  四人哈哈大笑。

  穆姨钗:(对吴晶和王浩)你们有什么话要说就到里面说吧,免得我们打扰。

  老王:对对对,你们有什么话就到里面说吧。

  吴晶:(对王浩使了个眼色)走吧。

  王浩:(穆姨钗)伯母,我们去了。

  穆姨钗点点头。

  王浩:(对老王)爸,你说话留点神,啊。

  穆姨钗:(对王浩)行了,你们进去吧。我习惯你爸讲话了。

  吴晶拉着王浩的手走到后边。

  穆姨钗坐到老王旁边,老王左右看了看,向外边又挪了挪端起杯奶喝。

  穆姨钗:(端起杯奶喝了一口)王八……

  老王:什么事,夜叉。

  穆姨钗:你有几个子女?

  老王:两个,王浩还有个妹妹,今年20岁,正在上大学。

  穆姨钗:我听说你老伴不在好些年了。

  老王:是啊,19年了,(站起来,一本正经地)那时候家里穷,老伴得了尿毒症,我打算把自己的肾给她一个,县里不会做这样的手术,得到省里医院,可手术费我们拿不出啊,乡亲们个个都是穷得叮当响,借了许多人家,凑了不到手术费的四分之一,无奈,我只好在家守着老伴,(讲话哽咽)眼睁睁地看着老伴被病痛折磨死死呀,(低头抹泪)这些年来,我是又当爹,又当妈,看着俩孩子一天天长大。现在,党的政策比以前更好了,科学也更发达了,我在乡下承包了渔溏和三十亩果园,每年收入十多万,孩子参加了工作,女儿上了大学,(有感情地、沉重地)孩子他娘啊,你在天有灵,也该高兴啊!

  穆姨钗:(抹泪)是啊,王八,不,老王,这么多年了,你就没想着再找一个吗?

  老王:想过,可是没顾上,(坐下)后来年纪大了,把心事都花在孩子身上了。

  穆姨钗:(点点头)噢……

  老王:我听王浩说……你老伴也……

  穆姨钗:唉!那是八年前的事了,他是个好丈夫,也是个一个见义勇为的好人,在家里,他处处都让着我,在外面,要是看到别人需要帮助,他只要有时间,非帮不可。一次,他在郊外见听到有人喊‘救命’,有两小孩掉进了池溏里,我丈夫会点水,只是懂个皮毛,他就跳下水救人……

  老王:孩子求上来了吗?

  穆姨钗:(点点头)救上来了,可我丈夫……他……(低头捂脸,忍不住哭出扭来)他这样弃我而去了,连句话也没留下……

  老王:(拿出手绢递给穆姨钗)给,擦擦泪吧。

  穆姨钗:(接过手绢擦泪)谢谢你。

  老王:(拍拍穆姨钗)别太难过了,我非常同情你,这几年,你……也没想过……再找个老伴吗?

  穆姨钗:想是想,不过象你方才所说,我都把年纪了,还找啥老伴啊……

  老王:是啊……不过,我常听电视和收音机里说,我国婚姻法早就规定婚姻自由,包括父母也无权干涉,我们老年人不同样应当婚姻自由吗?

  穆姨钗:唉,我是怕女儿……

  老王:我想,当父母的不得干涉子女婚姻自由,那么子女也不应当干涉父母的婚姻自由啊。

  穆姨钗:这个我也懂,我还怕自己的婚姻影响女儿,老王,难道你不找老伴的原因就没有这个顾虑吗?

  老王:唉,说老实话,有!我这个愿望也在心里藏多年了,我总盼望着有一天,我的子女们对我说,爸,我们缺少母爱,我们决定给你找个老伴,哈……,哎呀,我是异想天开、白日做梦,不敢跟孩子们说呀,其实,我们老年人也需要下代人的理解和支持啊。

  穆姨钗:是啊,我和你有同感,年轻人要是恳为老年人着想,那该多好呀!

  老王和穆姨钗共同叹气,稍作沉默。

  老王:姨钗呀……

  穆姨钗:老王……

  老王:我们来个比方,假如现在孩子们同意我们找老伴,你想找个什么样的老伴?我们都说一下自己的条件。

  穆姨钗:哎呀,这可能吗?

  老王:你怕啥,现实他们不支持,还允许我们比方吗?来吧!

  穆姨钗:那……你先说吧。

  老王:好,我说就我说,我想找个有同样经历的人,象你这么个岁数……

  穆姨钗有点吃惊,但还是不好意思的笑了。

  老王:只要懂得体贴人,真心在一起过日子的妇女,带一个女儿的更好。完了。

  穆姨钗:(有些不好意思)我……,我也想找个……有同样经历的人,能和我相互体贴,相互理解的人,是否带子女我都不介意,但是有一点,不能太狡猾了……

  老王:对,不能太狡猾了,尤其是象赵本山那样狡猾的。

  穆姨钗:对,狡猾的赵本山长得一幅猪腰脸,尤其他会忽悠人,要我是跟了他,不定得把我忽悠成什么样子。

  老王:对,我赞称你的看法,你看人家范伟,当初留着分头,戴着幅眼镜,活脱一个高级干部,样子多帅啊。自从赵本山卖拐那次开始,可怜的范伟硬是让赵本山忽悠成一个脑袋大、脖子粗的“伙夫”,平时我走在街上都提心吊胆,生怕遇上忽悠人赵本山啊。

  穆姨钗:知道吗,报纸上说,今年春节晚会上,赵本山又要忽悠人了,据说,忽悠的还是范伟……

  老王:天呀,太可怕了,这个“伙夫”怎么这么不幸啊。

  穆姨钗:就是啊,哎,我们怎么越扯越远了,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看我的条件不高吧?

  老王:(点头)嗯,不高,是个过日子的好老伴。

  穆姨钗:你太过奖我了,……我人老珠黄的样子……谁要哇?

  老王:……我要……

  穆姨钗:(吃惊、不好意思)啊?……

  老王:(惊慌地)……要……喝牛奶

  老王端起杯子望着穆姨钗喝牛奶。

  穆姨钗:(笑)哈……

  老王被呛了一下,喷了穆姨钗一脸,穆姨钗笑了个半截,忙用手绢擦脸。

  老王:(放下奶杯,忙要过手绢帮穆姨钗擦脸)实在对不起,我来替你擦。

  老王擦得穆姨钗不住地眨眼。

  老王:看看,你嘴角这儿还有点血迹,我给你擦擦。(将口红擦去)

  穆姨钗:(望着老王)谢谢你了。

  老王:不敢,是我应该向你道歉才是。

  穆姨钗:虽然你讲话有些毛病,但你这人还是挺真诚的,是个过日子的料。

  老王:哎呀!(拉住穆姨钗的手,拍了拍)没想到,你这么理解我,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老伴该多好哇。

  穆姨钗:(不好意思地)你……就这么看起我?

  老王:是,不知怎么地,我忽然觉得我们之间有着相见恨晚的感觉,你是吗?

  穆姨钗:(无奈地,抽回手)老王啊,我纵然有这样的感觉又能如何,毕竟这是个比方,还是面对现实吧。(扭过头去)

  老王:是啊,毕竟这是个比方,我说姨钗,我们不能试着跟子女说说,看他们是何看法。

  穆姨钗:肯定不行……

  老王:这你就不对了,你没问孩子,怎么知道孩子不同意?

本文已影响
2017爱情小品剧本《一见钟情》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