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诗词大会》

发布时间:2017-02-11 编辑:玉君 手机版

  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尽管已经在2月7日结束赛事,但是余韵未了、影响持续发酵。相较于因此激发的社会大众对于诗词、传统文化的思考与热忱,参加《诗词大会》的众多优秀选手们,就显得格外有些不一般,他们大多数人一直生活在诗词古韵、传统文化的脉流和氛围中。

2017年《诗词大会》

  彭敏:最想做一个畅销书作家

  个头不高的彭敏,不是帅哥,放在人群里一点也不突出,但是当他站在文化节目的舞台上,放飞自我的时候,谁又能否认这不是一个“帅”到发光的人呢?彭敏的“光源”是他的才学。这位北大中文系毕业生、现在的《诗刊》编辑,在央视的《成语大会》《诗词大会》等文化竞赛场上,可以说是最耀目的选手之一,席卷了多场桂冠。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他给记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即这是一位坦承、率真的人。

  坦言“比赛后没以前那么开心”

  很多熟悉彭敏的人为他此次拿到亚军而“抱憾”,但是彭敏“输”的心服口服,他说,“如果两个人实力接近的话,谁输谁赢是很正常的。我参加过很多赛事,再加上年龄大,毕竟压力大一点。武亦姝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她进入决赛已经完全不虚此行了,因此比较淡然。我们两个人的心态一比较就很不一样,再加上她现场率先拿了两分也是优势。”

  现实中彭敏从事的是一份相当寂寞的工作——《诗刊》编辑。因为连番在文化栏目的竞赛中告捷,彭敏的生活开始发生了裂变,这让他多了不少的焦虑,他谈到“赛后综合征”时非常的坦率,他说,自从参加了这些节目后,我的生活获得了很多可能性。以前我只有一亩三分地,但现在外面的世界这么大,表面上看我能做的事情变多了。可这同时又增加了我对选择的担心,害怕选择错了浪费了生命和时间。这样的状态让我有时候很煎熬。所以,比赛后我没有以前那么开心了。

  谈诱惑“不排斥世俗但要坚持内心”

  放在彭敏面前的“诱惑”堪称是海量的,一些教育机构和朋友来找他,希望他能够创业,做传统文化培训机构,还有各种邀约请他参加各色活动……显然,这些机会都意味着彭敏有更多机会赚到“大钱”了,但对于“钱”,事实上彭敏曾经做过一次重要的主动选择,即在北大毕业时,他选择进入《诗刊》工作,彭敏说,“刚开始毕业时我的同学的工资就是我的2倍、3倍。”尽管世人皆爱财,但是彭敏一直没有离开过《诗刊》,“我就是喜欢诗歌。这大概就是命运吧。虽然过程中很困窘,刚工作的时候特别穷,穷的我都去炒股炒期货了,结果我更穷了”,说到这里彭敏哈哈笑起来,“我对世俗的价值观没有排斥,我是个很包容的人。但是我觉得坚持自己内心还是很重要的。”

  那么现在的局面是,被千万观众喜爱、赞叹的彭敏大概又到了一次重要的选择关口,虽然他说他在选择面前很“煎熬”,但其实他对未来已经相当坚定了。曾经出过一本书,热爱写作的他说,“我还是想走文青的路,我最想成为畅销书作家,卖得足够好,还可以拍电影!”

  陈更:拿到博士学位是重中之重

  参加了两季《中国诗词大会》,理工科博士四年级学生陈更这个名字给很多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昨天,扬子晚报记者采访她,询问起她的专业时,她报出了这么一长串:北京大学工学院工业工程管理系一般力学与力学基础专业。很多人赞美她是学霸和“天才“,但是这个西安姑娘却否认这些称谓,“我觉得自己智商并不是很高,我只是个从小刻苦学习的孩子,文科理科我都很努力,在本科前,我从来没有出现过偏科。”

  面对比赛结果她说“没有遗憾”

  在本季《诗词大会》赛场上,她一路过关斩将,曾经是三场擂主,但在决赛时因为把诗词中“陈圆圆”的名字误为她人而抱憾未入三甲。对此她说,“我觉得这是我的学问不到家,我是业余爱好者,没有真正的学过,只知道很多名家名句,但这不算我真正掌握了。我是没有遗憾的,这样的成绩是必然因素。”

  说起来喜欢诗词,陈更是在硕士一年级时才开始,“我大概是选手中最晚的诗词爱好者,21岁后我才开始看诗词。诗词是稍微艰深一点的文字,我到很晚才能明白。”自小受父母熏陶爱看书的陈更自称对“语言”一直很感兴趣,“我特别沉迷于语言和文字的魅力。看文字会有一种特别清明的联想,文字里的宏大气势会在你的身边荡漾。”在陈更的心里,“诗词”带给她的是灵魂的愉悦,“它给了我一个很好的休憩场所,诗词是我的避风港。”

  电视上只是去“玩”了一把

  在陈更看来,《诗词大会》本质是一个游戏,是那些把诗词当严肃学问的人也十分乐在其中玩这个游戏的节目,“这不是比实打实的学问,不管是攻者擂者,都有很大的游戏随机性在里面,我们只是来开心玩一下。”而触发陈更参加节目的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诗词大会》的嘉宾讲评太精彩了,节目剪掉的很多,而在现场听真是受益匪浅,这种课堂非常难得,我觉得能听到这样的课非常幸运。”她最近还将奉献一本书给大家,“是出版社邀我写的,是诗词读后感。”

  “诗词”读起来容易让人产生悠闲、优雅的感觉,但是陈更的现实生活可以说是忙碌异常,她的日常都是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看“闲书”都是利用一些琐碎的时间,她说,“早上起来刷牙,抹面霜的时候,我会看书。”参加赛事自然会“惹”来一些喧嚣和影响,但陈更脑子一直很清晰,她说,“我只是去电视上玩了一把,平时我也努力在降低这个影响,我并没有主动对同学们说这些事,我希望自己不要影响实验室的工作,现在把博士学位拿到,是我的‘重中之重’”。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
2017年《诗词大会》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