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诗歌精品

发布时间:2015-05-11 编辑:bin 手机版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原文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前些天,春暖花开,诗人海子的诞辰;今天,春雨过后,是他的忌日。杭州的春天特别短,于是格外让人珍惜,当耳边不自觉地飘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时,原来这个几近癫狂的诗人,就在春天生,在春天走。

  这是一首表面明媚、极具梭罗风格的诗句,描述的是海子可望不可即的理想主义生活,诗的里子早已一片残破——失败的爱情、孤僻到极致的内心、绝望的信仰……

  很多学者认为这是首爱情诗,纪念海子那段刻骨铭心的初恋——他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期间与B,也叫波婉的女生相恋,因为家庭原因等,两人在1986年分手,但仍保持着友情性质的通信往来。这是他短暂一生,7个女人中,最爱的。

  就在1986年,海子曾经自杀,未遂。

  两年后,海子出现了幻觉和幻听,大量的诗歌手稿,被他焚毁,原因很简单,不满意。他想躲起来,就窝在一个地方写作,由学生给他送餐。他一直觉得自己不需要太阳,不想活在世俗中。

  海子勃发于上世纪80年代,一个生下来就得狂奔的特别时代——从15岁进入北大法学系到25岁去世,这个安庆少年留下了数百万字的诗歌和文论,努力在灵魂的深处与自我搏斗,他想做一个幸福的人,想给每一个认识的人写一封信……可是,理想主义狂热的海子怎么也到不了内心的彼岸,对生命终极幸福和价值的追寻失去了信心。

  这首诗写于1989年1月13日,两个月后的3月26日,海子自杀。

  关于自杀的细节,少有人提及,在《诗探索》的某一期,海子的朋友苇岸,一位散文家,这样描述当天的场景:海子24日可能去过火车站买票,25日晨离校去山海关,26日在山海关至龙家营之间的铁道上卧轨。他选了一个火车爬坡的路段。他死得从容,身体完整地分为两截,眼镜也完好无损。他有好几天没有吃东西,胃里很干净,只有几瓣桔子。他带在身上的遗书简单写着: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遗作由骆一禾(诗人)处理。

  而另一位朋友、诗人西川放大了25日的细节:海子大是25日早上从中国政法大学在北京学院路的校址出发去山海关的。那天早上我母亲在上班的路上看到了从学院路朝西直门火车站方向低头疾走的海子。当时我母亲骑着自行车,由于急着上班,而且她和海子距离较远,便没有叫他。现在推算起来,如果那真的是海子,那么他中午便应到了山海关。我想任何人,心里难处再大,一经火车颠簸,一看到大自然,胸中郁闷也应化解了。看来海子是抱定了自杀的决心。

  一个人站在空旷的华北平原上,海子还是没有放弃自杀的决定。春天也不能留住他。

  春天没能留住的还有很多,在依然明媚的日子里,允许我们借着春暖花开和海子的名义,送别马航空难中逝去的人们,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活在这珍贵的人间/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虽然我们心碎了,但生活仍在继续。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诗歌精品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