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书简介

发布时间:2017-03-11 编辑:晓玲 手机版

  唐七公子所著的《三生三世枕上书》是一部取材于《山海经》的小说,下文是相关的简介资料,欢迎大家阅读与了解。

三生三世枕上书简介

  【内容简介】

  上册

  如果执著终归于徒然,谁会将此生用尽,只为守候一段触摸不得的缘恋?

  如果两千多年的执念,就此放下、隔断,是否会有眼泪倾洒,以为祭奠?纵然贵为神尊,东华也会羽化而湮灭。

  虽是青丘女君,凤九亦会消逝在时光悠然间。只是不知,当风云淡去,当他仍在无羁岁月间穿行,与她偶有擦肩,这曾开天辟地的神尊,是否还能记得,昔日卧于他广袖之间,额头一簇赤红凤羽花的小小红狐?

  那统率上古神族的青丘女帝,是否还能记得,昔日他为她摘下,指尖一串佛铃之花?

  下册

  此生绝不可错过的三生入骨相思 终有结果

  两千年的执念,不过换一场素来无缘。

  若终归无缘,却为何要让你我今生相见,一眼万年?

  迷雾重重的梦境中,穿行了谁的影子,湮灭了谁的相思,又掩埋了,谁的今生前世?

  “沉浮于梦境中的帝姬,你想要的是什么呢?”

  “毕生所求,不过是在他的眼中,能看到我的影子。”

  有一句话是情深缘浅,情深是她,缘浅是她和东华。

  有一个词是福薄,她福薄,所以遇到他,他福薄,所以错过她。

  “他很好,我和他,没有缘分罢了。”

  “天命说有缘如何,无缘又如何, 本君不曾惧怕过天命,也无须天命施舍。”

  天命如何定下你我的因缘?一个人的疑惑,一众人的旋涡。

  【主要人物】

  凤九

  四海八荒唯一的一只九尾的红狐狸,只耳朵一圈并四只爪子是白的,化做人形后,额间天生一朵凤羽花的胎记,生在九月,取名凤九。白止帝君唯一的孙女,袭白浅青丘帝姬之位。

  经历:单相思东华帝君单相思了两千多年,凤九还是只小狐狸时,有一回被头虎精看中,差点死在这虎精爪下,得了东华帝君的救命之恩。后来凤九慢慢长大,对东华用情很深,有几百年还巴巴地落下身份去东华帝君府中当小仙婢。得知帝君托生转世了,想在他做凡人时将这个恩报了。去凡界报恩时,用两生咒托在陈贵人身上,救了东华托生的皇帝。东华不意被仇敌燕池梧诓进十恶莲花境,为了东华,不惜将容貌、声音、变化之能和最为宝贝的九条尾巴都出卖给魔族,化做一只小狐狸拼了命救他出险境。后来掉进沉晔神君做的阿兰若梦境,失去三万年修行,魂魄进入阿兰若的身体。

  东华

  东华帝君乃是众神之主,天族中地位仅次于天君,主要掌管仙籍。妖精凡人凡是成仙的,都须支会他一声。上仙以下的神仙们升阶品,也须拜一拜这位帝君。东华帝君是个清静无为、无欲无求的仙,为人十分冷漠板正。四海八荒这许多的神仙,却没哪个能比东华更有神仙味的。生于碧海苍灵,东荒一方华泽,简单取了其中两个字,尊号定为东华。

  经历:曾主动要下凡经历生死,成了元贞的爹。后来在阿兰若梦境,化作息泽神君。

  阿兰若:比翼鸟一族的二公主,红衣少女,黛眉细长,眼神明亮,肤色细白。自幼不受父母喜欢,被丢在蛇窝里长大,,养一条青蛇,视为自己的弟弟,唤作“阿青”,比翼鸟皇宫中的人都称之为“青殿”。喜欢表哥沉晔。后与其产生误会,代替哥哥相里贺战死于思行河畔。后凤九在下卷堕入焚音谷时魂魄进入阿兰若的身体。东华造妙华镜,方知阿兰若是凤九的影子所化。

  沉晔:阿兰若表哥,玄衣青年,身姿颀长,黑发如墨,眉眼宛如画成,创造了阿兰若梦境,一心要重塑阿兰若的魂魄,将她复活。与东华有一番因缘,乃是东华影子之造化。

  白滚滚:凤九和东华帝君的儿子,是凤九在凡世生下的,一百九十七岁。

  燕池悟:魔族七君之一,喜欢姬蘅,眉清目秀样子特别斯文,希望自己有魁梧的身材和威严的容貌,性格却是彪悍,和凤九是非常好的朋友。

  姬蘅:魔族长公主,沉鱼落雁以花为容以月为貌的国色,实则是洪荒时代东华帝君座下猛将孟昊之女,父亲死前将她托付给东华,跟在帝君身边,渐渐喜欢上东华,喜欢凤九化成的小狐狸。

  知鹤公主:东华义妹,思慕东华帝君,知鹤父母对东华有救命之恩,曾因破坏东华婚礼被贬谪往了下界。

  白浅:凤九的姑姑,四海八荒第一绝色,夫君为九重天太子夜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女主角)

  相里萌:一只比翼鸟,人称“萌少”,因为凤九在嫁去沧夷神宫的路上救了他一命,一直喜欢凤九。

  连宋君:天君三儿子,四海水君,夜华的三叔,同东华交好,常年神龙见尾不见首。总是手持一把折扇,摇扇时丰神俊朗,是个很低调的人,性格风流,是远古神族中排得上号的花花公子,喜欢成玉。(《三生三世步生莲》男主角)

  叶青缇:凡间为了凤九舍命而死的一个男人,对凤九有大恩,被凤九称之为“先夫”。并非东华帝君转世,且对凤九有思慕之情。

  橘诺:比翼鸟一族大公主,不喜欢阿兰若,城府较深,略有心计。

  嫦棣:比翼鸟一族三公主,阿兰若的妹妹,不喜欢阿兰若,心直口快,喜欢息泽神君。

  苏陌叶:西海二皇子,阿兰若的师父,也是唯一知道阿兰若真正身份的人,正在追查阿兰若的死因。单相思阿兰若。

  闽酥:女扮男装的魔族侍卫,姬蘅的初恋对象,暗恋姬蘅的哥哥赤之魔君煦旸。

  【作者简介】

  唐七公子,业余作家。擅长古言小说, 文风暖萌,情节跌宕,内容催泪感人,擅长用幽默的语言述说令人心伤的故事,感动无数年轻读者。

  2009年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举成名,取材于《山海经》,并延续“三生三世”系列创作了 《三生三世枕上书》、《三生三世步生莲》、《三生三世菩提劫》。 随后出版《岁月是朵两生花》、 《华胥引》等作品,《华胥引》获首届“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铜奖。

  中学时看王尔德的书,里边有句话一直记着。他说,一个人想恢复青春,只消重演过去干的蠢事就够了。倒并不是觉得他说得好,不知道怎么就记到现在了。如今,我每天都在干蠢事,一边青春着,一边觉得继续这么青春下去实在不妙。——唐七公子

  【三生三世枕上书经典语录】

  1. 虽然我也不是那么娇气,遇到危险时没有人救我我就活不下来,但我希望遇到一个我有危险就会来救我的人,救了我不会把我随手抛下的人,我痛的时候会安慰我的人。

  2.其实,我们的前缘,仅仅是,我曾经那样地喜欢过你。

  3. 毕生所求,不过是在他的眼中,能看到我的影子

  4. 想起来时,那时候如何心伤,此时便如何心伤。

  5.糯米团子很是吃惊:“我听说女人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结巴着道:“原、原来男孩子也可以么?”凤九接住从半空中掉下来的瓜子包,看着他,郑重道:“可以的,少年,这是全神仙界共享的法宝。”

  6.两千七百年,发生了太多的事,很多她记得,很多她假装忘记,装着装着,似乎也真的忘记了。避世青丘的两百多年算不上清静,但她很难得再想起东华,来到这九重天,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7. 那东西是东华抱她回九重天后拴在她颈间的一块白玉,很配她的毛色,她从前很喜欢,也将它看得很重,等闲人摸都不要想摸。此时,这块白玉不仅被这头雪狮摸了还被抢走了,她却没有太大的反应,她只是太疼了。三个多月前十恶莲花境中,她其实也受过重伤,但那时东华在她身边,她并没有觉得很疼。此时竟感到一种难言的痛苦,也说不清是身上还是心上,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她望着天上飘移的浮云,眼睛渐渐有些干涩,几滴眼泪顺着眼尾流下来,她忍着疼痛,抬起爪子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处擦了擦。爱这个东西,要得到它真是太艰难了。 。

  8. 执着时是真执着,放手时是真潇洒。

  【原文试读】

  楔子

  三月草长,四月莺飞,浩浩东海之外,十里桃林千层锦绣花开。

  九重天上的天族同青丘九尾白狐一族的联姻,在两族尊长能拖一天是一天的漫长斟酌下,历经两百二十三年艰苦卓绝的商议,终于在这一年年初敲定。吉日挑得精细,正择着桃花盛开的暮春时节。

  倒霉的被拖了二百多年才顺利成亲的二人,正是九重天的太子夜华君同青丘之国的帝姬白浅上神。

  四海八荒早已在等待这一场盛典,大小神仙们预见多时,既是这二位的好日子,依天上那位老天君的做派,排场必定是要做得极其大,席面也必定是要摆的极其阔,除此,大家实在想不出他还能通过什么方式来彰显自己的君威。

  但尽管如此,当来自天上的迎亲队浩浩荡荡拐进青丘,出现在雨泽山上的往生海旁边时,抱着块毛巾候在海对岸的迷谷仙君觉得,也许,自己还是小看了天君。

  这迎亲的阵势,不止阔,忒阔了。

  迷谷仙君一向随侍在白浅身侧,在青丘已很有些资历,做地仙做得长久,自然见多识广一些。

  天上的规矩没有新郎迎亲之说,照一贯的来,是兄长代劳。

  迷谷盘算着,墨渊算是夜华的哥哥,既然如此,一族的尊神出现在弟媳妇儿的迎亲队里,算是合情合理。

  尊神出行,下面总要有个高阶又不特别高阶的神仙随伺,这么看来,南极长生大帝座下吃笔墨饭掌管世人命运的司命星君一路跟着,也算合情合理。

  至于司命跟前那位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天君三儿子连宋神君,他是太子的三叔,虽然好像的确没他什么事儿,但来瞧瞧热闹,也是无妨的。

  迷谷想了半天,这三尊瑞气腾腾的神仙为何而来,都找出了一些因由。

  可墨渊身旁那位紫衣白发,传说中避世十几万年,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踏出九重天,只在一些画像里偶尔出现,供后世缅怀惦念的东华帝君,他怎么也出现在迎亲队里了?

  迷谷绞尽脑汁,想不透这是什么道理。

  中间隔了一方碧波滔滔的往生海,饶是迷谷眼力好,再多的,也看不大清了一列的活排场瑞气千条地行至月牙湾旁,倒并没有即可过海的意思,反是在海子旁停下,队末的一列小仙娥有条不紊地赶上来,张罗好茶座茶具令几位尊神稍事休息。

  碧蓝的往生海和风轻拂,绕了海子半圈的雨时花抓住最后一点晚春的气息,慢悠悠地绽出绿幽幽的花骨朵来。

  天界的三殿下、新郎的三叔连宋百无聊赖地握着茶盖浮了几浮茶叶沫,轻飘飘同立在一旁的司命闲话:“本君临行前听闻,青丘原是有两位帝姬,除了将要嫁给夜华的这个白浅,似乎还有个小字辈的?”司命其人,虽地位比东华帝君低了不知多少,却也有幸同东华帝君并称为九重天上会移动的两部书。只不过,东华帝君是一部会移动的法典,他是会移动的八卦全书,以熟知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祖宗三代的秘辛著称。

  会移动的八卦全书已被这十里迎亲队的肃穆氛围憋了一上午,此时,终于得到时机开口,心中虽已迫不及待,面上还是拿捏出一副稳重派头,抬手揖了一揖,做足礼数,才缓缓道:“三殿下所言非虚,青丘确然有两位帝姬。小的那一位,乃是白家唯一的孙子辈,说是白狐与赤狐的混血,四海八荒唯一一头九尾的红狐,唤作凤九殿下的。天族有五方五帝,青丘之国亦有五荒五帝,因白浅上神迟早要嫁入天族,两百年前,便将自己在青丘的君位交由凤九殿下承下了。承位时,那位小殿下不过三万两千岁,白止帝君还有意让她继承青丘的大统,年纪轻轻便如此位高权重,但……也有些奇怪。”

  小仙娥前来添茶,他停下来,趁着茶烟袅袅的当口,隔着朦胧雾色若有若无地瞄了静坐一旁淡淡浮茶的东华一眼。

  连宋似被撩拨得很有兴味,歪在石椅里抬了抬手,眼尾含了一点笑:“你继续说。”

  司命颔首,想了想,才又续道:“小仙其实早识得凤九殿下,那时,殿下不过两万来岁,跟在白止帝君身旁,因是唯一的孙女,很受宠爱,性子便也养得活泼,摸鱼打鸟不在话下,还常捉弄人,连小仙也被捉弄过几回。但,”他顿了顿:“两百多年前殿下下凡一遭,一去数十年,回来后不知怎的,性子竟沉重了许多。听说,从凡界归来那日,殿下是穿着一身孝服。两百多年过去,眼看着她也长大了,因是当做储君来养,大约也是担心无人辅佐帮衬,百年间白止帝君做主为她选了好几位夫婿,但她却……”

  连宋道:“她却怎么?”

  司命摇了摇头,眼神又似是无意地瞟向一旁的东华帝君,皮笑肉不笑道:“倒是没什么,只是坚持自己已嫁了夫家,虽夫君亡故,却不能再嫁。且这两百多年来,她未有一日将发上白簪花取下,也未有一时将那身孝服脱下。”

  连宋撑腮靠在石椅的扶臂上,道:“经你这么一提,我倒是想起来七十年前似乎有一桩事,说是织越山的沧夷神君娶妻,仿佛与青丘有些什么干系?”

  司命想了想,欲答,坐在一旁静默良久的墨渊上神却先开了口,嗓音清清淡淡:“不过是,白止让凤九嫁给……”司命在一旁提醒:“沧夷。”墨渊接口:“嫁给沧夷,将凤九绑上了轿子,凤九不大喜欢,当夜,将织越山上的那座神宫拆了而已。”

  他的而已两个字极云淡风轻,听得司命极胆战心惊。这一段他还委实不晓得。觉得应该接话,千回百转只转出个拖长的“咦……”。

  连宋握住扇子一笑,正经坐直身子,对着墨渊道:“这么说,是了,我记得有谁同我提过,那一年仿佛是你做的主婚人。但传说沧夷神君倒是真心喜欢这位将他神宫拆的七零八落的未过门媳妇儿,至今重新修整的宫殿里还挂着凤九的几幅画像日日睹物思人。”

  墨渊没再说话,司命倒是有些感叹:“可喜不喜欢是一回事,要不要得起又是一回事了。小仙还听说钟壶山的秦姬属意白浅上神的四哥白真,可,又有几个胆子敢同折颜上神抢人呢。”

  风拂过,雨时花摇曳不休。几位尊神宝相庄严地道完他们的八卦,各归各位,养神的养神,喝茶的喝茶,观景的观景。一旁随侍的小仙们却无法保持淡定,听闻如此秘辛,个个兴奋得面红耳赤,但又不敢造次,纷纷以眼神交流感想,一时往生海旁尽是缠绵的眼风。

  一个小神仙善解人意地递给司命一杯茶润喉,司命星君用茶盖刨开茶面上的两个小嫩芽,目光又绕了几个弯又拐到了东华帝君处,微微蹙了眉有些思索。

  连宋转着杯子笑:“司命你今儿眼抽筋了,怎么老往东华那儿瞧?”

  坐得两丈远的东华帝君搁下茶杯微微抬眼,司命脸上挂不住,讪笑两声欲开口搪塞,哗啦一声,尽旁的海子却忽然掀起一个巨浪。

  十丈高的狼头散开,灼灼晨光下,月牙湾旁出现一位白衣白裙的美人。

  美人白皙的手臂里挽着一头漆黑的长发,发间一朵白簪花,衣裳料子似避水的,半粒水珠儿也不见带在身上,还迎着晨风有些飘舞的姿态。一头黑发却是湿透,额发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上,有些冰冷味道,眼角却弯弯地攒出些暖意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方才说八卦说得热闹的司命星君。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

[三生三世枕上书简介]网友评论